任 平

  “人类正在经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习总书记主席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发表题为《团结合作战胜疫情 共同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的致辞,强调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国际社会没有退缩,各国人民勇敢前行,守望相助、风雨同舟,展现了人间大爱,汇聚起同疫情斗争的磅礴之力。

  谁也没有想到,一种只能在显微镜下观察到的冠状病毒,竟使全世界遭受严重冲击,一些国家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多国股市相继发生“熔断”,全球供应链出现“梗阻”……新冠病毒传播在很多方面都超出了人类认知边界,有人甚至把疫情的暴发比作“陨石来袭”。科学家、医学专家普遍认为,新冠病毒是人类历史上最难对付的病毒之一。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强调,“新冠肺炎的大流行是二战以来人类面临的最严重的全球性危机”。近几个月来各国与疫情“过招”的实践证明,病毒并非是“大一号的流感”,戴口罩也绝不是“毫无用处”,隔离举措并不等于“侵犯人权”……面对“最难对付”的病毒,决不可侥幸、轻敌,必须有足够的重视、十分的警惕。

  中国之所以能成功遏制疫情,是因为从一开始,习总书记总书记就强调要“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要求“把疫情防控作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来抓”。几个月来,我们以“历史上最勇敢、最灵活、最积极的防控措施”,取得了疫情防控阻击战的重大战略成果。不仅如此,中国坚定支持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发挥领导作用,积极协调国际社会合作抗击新冠疫情。在全球抗疫最紧张的时刻,中国的医疗专家组飞赴海外参加救治,中国的医疗物资运往全球各地,中国的诊疗方案动态更新供各国共享……

  我们深知,面对疫情扩散蔓延,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做到与世隔绝,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实现独善其身;全球防控阻击战,只要一个国家还有新冠肺炎疫情存在,其他国家就谈不上绝对安全。就连“修昔底德陷阱”提出者格雷厄姆·艾利森也指出,“病毒没有护照,没有意识形态,不受国界限制。当一个健康的人从一个打喷嚏的病人身上吸入飞沫时,无论这个人是美国人、意大利人还是中国人,其受到的生物影响基本上是相同的”“疫情凸显出一种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若没有与对方的合作,美国和中国单方面都无法确保这种利益”。

  当此之时,团结合作、携手抗疫不仅是最佳选择,也是唯一选择。跨越意识形态的偏见、跳出单边主义的泥潭,以团结取代分歧,以理性消除偏见,我们才能凝聚合力抗疫的强大力量,早日战胜新冠病毒这个“头号公敌”。反之,将疫情问题政治化、对他国和世卫组织污名化,处心积虑制造“政治病毒”,混淆视听散播“信息传染病”,不仅是一种不合时宜的无知与傲慢,更是对全人类生命健康“最大的非人道”。事实一再证明,失去了敬畏之心、丢掉了科学精神、瓦解了团结意志,就算经济状况再好、医疗条件再优、福利水平再高,也无法幸免于“疫”,更无法战胜疫情。

  千百年来,传染性疫病犹如不时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一直威胁着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正是靠着科学与合作,人类才不断走向未来。20世纪60年代,世界卫生组织开展“天花根除规划”,包括美国和苏联在内的各国都参与其中,最终使天花在全世界范围内根除。读史明智,鉴往知来。在新冠病毒向我们发起日甚一日的攻击之时,放下傲慢与偏见,进行团结与合作,人类才能取得抗击病毒的最终胜利。“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佑护各国人民生命和健康,共同佑护人类共同的地球家园,共同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全球多国爆发新冠肺炎疫情